hey

【卜鬼】你不能哭 中

收藏

路长宁:

霸总凡X调皮鬼
私设,宠文,卜家群演依然戏多


可单独享用,也可配合前文,前文请戳头像


===================


1.


卜爷爷年事已高,身体每况愈下。卜大伯孝顺,跟卜凡商量说好不好每个月搞一次家庭聚会,大家都回去陪爷爷吃饭。卜凡点头说行啊。卜大伯又说卜言在美国离得远,不用每个月都回来,一个季度一次就行了。


卜凡抬眼看他:二叔又找你了?


卜家大伯说:小凡,你二叔年纪大了想儿子很正常的嘛。


管家拎了一篮新鲜水果路过,卜凡喊住他:小少爷在哪儿呢?


管家顶着一张挖地种菜高手的憨厚老农脸,穿枣红色三件套西装,黑色领结,金色怀表,戴白手套。


听见卜凡问话,他原地站稳一个标准的英式鞠躬:回少爷,小少爷在后院遛狗呢。


年前为了住得更舒服些,卜凡搬到市郊别墅。地方大人也多,总得有个靠谱的管事。卜爷爷把管家老张送了过来。


老张跟随卜爷爷多年,颇受器重。


卜凡对管家说您叫他回来吃点水果。


管家放下篮子,躬身退步出门。卜大伯酝酿着情绪准备再次开口,门外飞进来一道纯黑身影。


卜凡撑着手臂坐在外侧沙发上。那影子起飞利落落地精准正好扑到他臂弯里。


影子主人两只胳膊圈成半个圆,手指一通比划:嘿门嗯,这里是遛狗的小鬼王琳凯,窝次阿普曼。


卜大伯觉得没眼看。两年前明明是个安静懂事乖巧听话的孩子,不知道为啥现在变得跟个小疯子一样。


卜大伯伸出三根手指点点地:嘿门嗯,这里是唠嗑的大伯卜建国,我次啊铺满。


两个人握手撞肩行了个街头礼,分开各自落座。


卜大伯跟侄子比划完瞬间觉得自己年轻了三十岁,然而一抬眼看见自己儿子气定神闲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又忍不住有点尴尬。


卜大伯没了聊下去的欲望,理理西装下摆,转身走了。


王琳凯挑了个桃子问卜凡:大伯跟你说什么呢。


卜凡看他吃得香,凑过去咬了一口:说回去陪爷爷吃饭。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把桃子吃完。


卜凡拿着管家递过来的小毛巾给他擦手,像照顾小孩子。他这两年性格愈发古灵精怪,只有手指还是干干净净柔柔顺顺的模样。


卜凡把十根细长柔韧的手指攥在手里嘱咐:爷爷年纪大了难免唠叨,有什么不爱听的忍着别出声。


王琳凯挣出手来甩着手指满脸不乐意:让你说的我好像一点都不懂事一样!


跳起来往门外跑,玻璃门外传来底气十足的喊声:我遛狗去了!


他个子长高了一些,嗓门也愈发大起来。


2.


卜爷爷精神还算好,就是越来越唠叨。吃了半碗米饭,喝了两口汤,又开始念叨这鱼小言做得最好吃了。


卜姑姑照例给他夹一块排骨,说着旧年的台词:会做菜的人多了,尝尝你女儿的手艺。


卜爷爷的戏却常演常新,每一次都给观众不同的惊喜。


他咬一口肉撂下筷子,冲卜姑姑发脾气:这是排骨不是鱼,你少骗我!


王琳凯往他碗里放一块鱼肉:爷爷这个是鱼,可好吃了你尝尝。


卜爷爷拾起筷子尝一口,其实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但这并不妨碍他笑得慈眉善目:还是小凯好,小凯你最近舞学得怎么样,跳给爷爷看看啊。


卜大伯劝:爸爸,孩子吃饭呢,跳什么舞,再把胃给跳坏了。


卜爷爷连连点头,拍拍幼孙的小细胳膊:对对,可别累着啊。


卜爷爷年事已高耳朵不好,王琳凯回祖宅说话嗓门更大,像个小喇叭:爷爷你放心吧,我一点都不累!吃得也好睡得也香,Rap越写越棒!


卜爷爷非常欣慰:好好好,还是小凯有出息,等回头爷爷有空去看你演出。


王琳凯笑得露出一嘴小白牙。


卜凡眼皮一跳。


3.


果不然回家路上王琳凯趴他怀里噼里啪啦哼了一路的RAP,车拐上别墅前那条街了,王琳凯扭扭身子开始撒娇。


他撒娇撒的很可爱,两只手捏着自己的小辫子给他比心。头顶上摆一个脑袋后摆一个,耳朵边摆一个下巴颏前又能摆一个。


他两年没剪头发,细顺柔软的头发已经过肩。造型师给他绑了小辫子,额头上的细碎小头发也修理得整整齐齐。


摆完八个心,王琳凯抱着胳膊坐正身子,说出来的话挺认真:凡哥,我听爸爸说了一些我哥以前的事儿,我觉得他其实也不是多么坏,就是从小没人管他,被惯坏了,做事特别没谱。再说爷爷年纪大了,他想孙子了我们不能拦着不让见啊,我们是爷爷的孙子不是魔鬼啊。


两人靠得很近,卜凡看着王琳凯的小圆脸小尖下巴有点心疼。他想说卜言是被惯坏的,那你呢,十六岁之前卜家所有人都没有管过你,你现在还为他们说话。


王琳凯忽然又蹦起来,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我听大伯说我还有个堂姐是不是,她也在美国,而且是个模特!听起来超酷!


他手撑在眼前人宽阔的胸膛上,顺手摸了摸胸肌腹肌:等我再长高一点,等我长到一……两米!等我长到两米,我和你和大堂姐,我们三个一起,去拍模特照,哈哈,你说酷不酷。


4.


于是第二个月的家宴上,多了两个人。


卜家大堂姐是卜家大伯长女,从小聪明又有主意,当年从英国拿了管理学硕士学位回来,进临风干了半年,突然说要当模特。


卜大伯劝不动,卜爷爷气得大骂:去,有本事你尽管去,我看哪家模特公司敢要你!


大堂姐一气之下跑回国外。有模特公司愿意签她那一年她已经二十六岁,她在欧洲洗过盘子、在非洲当过翻译,走过巴黎、米兰时装周还有诸多顶级品牌的秀,后来跟人合伙开了家模特公司。


总之人生很丰富,履历很牛掰。


王琳凯晚上说梦话都是大堂姐好酷啊,我好喜欢大堂姐。


卜凡半夜起来给他盖被子,听到这两句忍不住醋意横飞,手伸进被子里拍他屁股。


王琳凯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神没聚焦又闭上,翻个身滚进卜凡怀里:你又去上厕所啦。


卜凡事多,免不了有半夜出去或者半夜才回来的时候。王琳凯睡着了很难醒,但对卜凡的离开回来很敏感。卜凡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多忙,每回都骗他说去上厕所。


卜凡轻轻拍他后背,王琳凯四爪章鱼一样扒上去,撅着嘴在他肩窝蹭了蹭,满足地哼唧了两声。三分钟后又突然翻身而起,眼睛是闭着的,张嘴像在放炮:快快快!快拦住她别让她走!大堂姐我爱你你别走!!


5.


人跟人是有磁场的。


王琳凯和大堂姐相见恨晚。


大堂姐身高一七八,高跟鞋十四厘米。王琳凯觉得这个身高很好,很有安全感。


大堂姐觉得王琳凯聪明可爱又分外生机勃勃,特别招人喜欢。


临风事多,卜凡公务缠身,有时半个星期不见人影。大堂姐刚回国,还是个自由人,天天陪着王琳凯瞎玩。


两个人站在公司大门前面点评企业文化。


王琳凯经纪公司叫GRTK,老板是物流快递发家,不愿忘本,所以起了这么个英文名,中文翻译过来叫果然特快。


王琳凯问大堂姐:姐姐你觉得我们公司这个翻译怎么样?


大堂姐说:我觉得一般。


王琳凯甩甩脏辫:姐你很严格,我觉得明明很酷啊。


大堂姐拍拍他脑袋:还是小鬼头你比较酷。


王琳凯高兴地呦吼一声,来了段即兴舞蹈。


几个副总正好路过,有一个看见自家艺人在公司门前浪,忍不住过来教育:小王又是你!你怎么天天瞎闹,这都几点了你才来上班,全勤奖还想不想要啦?


王琳凯甩着满头脏辫解释:哟哟哟,刘总你好,这是我的姐姐,她刚刚从美国回来,一个人很寂寞需要有人陪,所以我请了三天假,来陪我的姐姐,哟哟。


刘副总跃跃欲试想要回赠段RAP,被另一个副总拖走:老刘你怎么回事,王琳凯经纪约是总裁亲自签的,你还敢管……


王琳凯不光嗓门大听力也好,他皱着锋利的小眉毛问大堂姐:他们说的啥,总裁签的我为啥还不让我出道。


6.


大堂姐跑去问卜凡:小鬼头喜欢舞台你知道吗?


卜凡说我知道啊。


大堂姐说那你让他呆果然特快当练习生一当就是两年是什么意思。


卜凡说姐你小时候有个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娃娃你还记得吗。


大堂姐一愣,说好像是有那么一个,可这和琳琳出道什么关系。


卜凡说我那会儿想摸摸那娃娃你都不让,我不是想要更不是想跟你抢,就只是想摸摸。


大堂姐皱皱眉,可那是个娃娃啊。


卜凡说对啊那只是个娃娃,没了还可以再买,王琳凯世上可只有一个。你玩具那么多,一个娃娃都不舍得让我摸一下,他可是我心尖上的人,你猜我肯不肯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好。


大堂姐想说点什么出来反驳一下,然而竟无话可说。


7.


卜二叔跟卜爷爷商量王琳凯入族谱的事。卜爷爷对身边人说把卜凡请回来。卜二叔站起来拦着:爸爸,小凡很忙啊,咱们别耽误他时间啦。


卜爷爷瞪他:你就这么怕你侄子?难道最近又做什么亏心事啦?


卜二叔连连摆手:哎呀不是。我就是怕小凡忙。


卜爷爷说是他工作重要还是你小儿子入族谱重要?


卜二叔讪讪放下手。


卜凡去果然特快接人。刘副总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消息,陪着王琳凯一块下楼。


他大概是想弥补上次犯的错,最近在公司里看见王琳凯回回笑得跟朵花儿一样。可惜两人从肉体到心灵都相差甚远,只能有个见面打招呼分手说再见的情分。


车还没停稳,刘副总乳鸽投林般扑过去。他虽然还没搞明白王琳凯背后金主到底是哪一位,但听到临风两个字时已经肃然起敬。


副驾打开,出来个一身黑的高个男人。刘总迟疑着伸出手,保镖视而不见,冲王琳凯躬了躬身。


王琳凯从台阶上三跳两跳蹦到车前,回身冲刘总比了个帅气的举手礼。


两根手指齐眉高,干净利落地往前一划:“哟哟,这里是下班的小鬼王琳凯,加班的刘总再见哎,哟哟。”


刘总很尴尬地收回手,又想RAP两句回礼,然而脸都憋红了也没ra出一个字来。


保镖关门的瞬间,刘副总看见一只带着腕表的胳膊。那胳膊横过王琳凯的肩头扯下他头上的发带。


刘副总不知怎么的就从一只胳膊上感受到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王琳凯最近愈发跳脱,上了车还不老实,甩着一头辫子唱Rap。身边人被他辫子打了八次脸,终于忍不住伸手把他抱进怀里:行了,消停点。


王琳凯皱着鼻子靠近,靠得只剩十厘米了才停住,给卜凡表演了个斗鸡眼。


哟哟……


他保持着超高难度的斗鸡眼,晃着脑袋打算来段Rap,可惜嘴被捂住手腕被锁住,身子被整个调了方向。


他细胳膊细腿的挣扎都被化解于无形,卜凡从背后抱住他,避开他满头脏辫嘴唇贴着他耳朵叹:你现在啊,就睡觉的时候老实点。


王琳凯不服气:我吃饭的时候也老实啊。


8.


卜爷爷看见王琳凯很高兴,指着他垂到肩膀的小辫子唠叨:小凯呀,你这辫子吃饭要掉碗里啊,回头让老张给你剪剪。


王琳凯眨着眼睛看卜爷爷。卜二叔出来打圆场,哎呀爸爸入族谱才是大事,头发什么的等等再说吧。


入族谱这件事情毫无阻力,因为根本没人反对,然而流程卡在了名字上。


卜凯这个名字王琳凯自己勉强能接受,但卜爷爷和卜二叔不喜欢说太普通。卜琳这个名字卜大伯和卜凡觉得不错,但王琳凯自己不喜欢。


局势僵持不下,一直耗到中午。菜上桌卜爷爷发话:先吃吧,吃饱了再说。


老人家吃饱了容易困,等他睡醒起来,卜凡已经带着王琳凯回临风总部了。


卜爷爷疑惑不解:带小凯去临风干什么?


卜大伯一把年纪了,有时反而很单纯:临风顶楼风景好呀,小凡带小凯去看看。


卜二叔手里攥一颗白玉棋子,脑子里盘算着卜家人手里的股份。


9.


王琳凯在室外被风吹得晕晕乎乎。他贪凉穿得少,十二月的天气羽绒服里就套了件薄棉T恤,手掌缩到袖子里转着圈看卜凡拍照。


财经杂志专访。主编跟卜凡有私交,特意打过电话来问能不能穿得华贵一点。其实临风少东家的脸摆在那里,穿什么都华贵有型。但主编说我们想要点不一样的东西,希望卜总能帮我们杂志提提销量,让我们这种财经杂志也可以火一把。


主编也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物,话说到这个份上,卜凡也不好再拒绝。他挑了件墨绿色轧花暗纹的三件套西装,拍室外时搭了件深色系羊绒大衣,领子一圈绿色狐狸毛。


拍完照摄影师收三脚架,王琳凯跑过来两只手撑在他胸上:绿毛大怪兽,快给我点热量。


王琳凯怕冷还不好好穿衣服。卜凡把他羽绒服拉链拉到下巴颏,拉开大衣把他裹进去。他只剩个脑袋顶露在外面,一把高高束起的小辫子,绿色狐狸毛领圈着绿色发尾,看着滑稽又可爱。


摄影师职业病,看见美景忍不住要按快门,杂志社的记者急匆匆过来道歉:卜先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是新人不懂规矩。照片马上删。


王琳凯从大衣里探出头,拿着单反一张一张看,像显摆自己作品一样举到卜凡眼前。


卜凡扭过头跟记者说:留着吧,回头发给我。


记者一回杂志社就跑去问主编卜少最近是不是吃斋念佛了。


主编挑挑眉。


记者说今儿我一个没看住小金又偷拍了好几张,而且被发现了。


主编一跃而起,手里的抽杆夹直接拍上对方的头:不长记性!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记者说您先别急听我说啊。


主编说我听你说个屁,我跟卜少那点交情迟早得毁在你们几个废物手里。


记者说不是不是,卜少今天笑了,他冲我笑了你知道吗,你见过他笑吗,由内而外发自肺腑的那种。


主编眼睛瞪得老大。


10.


大堂姐准备开始工作。


卜爷爷豪气,表示对她既往不咎只看未来:临风集团副总裁以下位置你随便挑,有合适的算我输。


卜大伯急得直摆手:爸爸要不把我这个位置给小语吧,我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从前,想做个甩手掌柜好不好。


卜爷爷瞪他:甩手掌柜?想得美!等你到了八十岁再说吧。


大堂姐说既然爷爷看不起我,那我也没必要非往临风里挤,外面世界这么大,以我的实力不怕混不出一番天地。


卜爷爷说你尽管去混,混好了我叫你爷爷。


卜大伯在一旁哭笑不得:爸爸,您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大堂姐拿着钱打算找几家公司搞融资,市场考察一圈,决定one pick果然特快。


大堂姐的理由听起来很酷:快递起家的娱乐公司,你们不觉得很酷吗。


全家人都闭了麦,只有王琳凯高兴地跳起来:酷的酷的,大堂姐最酷。


11.


王琳凯入族谱的名字还是定了卜琳。说服他的人是大堂姐。


大堂姐成为果然特快高层之后,王琳凯的出道计划终于提上日程。他慢慢忙起来,卜二叔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人。


卜二叔不敢找卜凡,只能去找自己侄女:小语啊,卜琳这个名字挺好的,要不你劝劝小凯,让我了了心思吧。


大堂姐跑去舞蹈室找王琳凯: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王琳凯满脑子都是舞蹈动作,伸胳膊伸腿仿佛一个多动症儿童。


大堂姐不满:你站好了,说事呢!


王琳凯立刻像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站得笔直。


大堂姐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王琳凯说知道啊,卜拉达啊。


大堂姐捏捏他下巴:那是艺名,说本名。


王琳凯像个乖宝宝:卜语啊,你叫卜语。


大堂姐打一个响指:卜言卜语,卜平卜凡,卜琳卜琳,闪闪发光。


王琳凯是聪明孩子,原地跟着念了一遍,快乐的像是念了咒语,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大堂姐问他:卜琳好听吗?


王琳凯说好听好听。


大堂姐又问他:那你愿意叫卜琳吗?


王琳凯笑得脖子都缩起来:我愿意啊。


所以你看卜爷爷生气也没有用。这个家里,话事人是卜爷爷,但卜爷爷听卜凡的,卜凡听卜琳的,卜琳听卜语的。


12.


果然特快打算送四位练习生去韩国学习三个月。卜语跟卜凡说起来,卜凡只给她一个线条凛冽的侧脸。


卜语说你不用担心,我也去。


卜凡说你要是让我也去,我就不担心。


卜语笑他卜总你多大了,怎么突然跟小孩儿一样。


卜凡说长姐如母我在你面前就是小孩儿。


卜语觉得自己弟弟有点反常,转着圈打量了个来回,手撑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看他:你是不是反悔让小鬼头出道了?


卜凡正过脸来,声音温度颇低:我什么时候答应过?


卜语被他话里隐含的怒气震住,退后两步坐下,手指捋捋头发:你说过只要他开心就好。


卜凡看进卜语的眼睛里:你六岁那年被绑架过一次,阿姨十二年前被劫走如今仍旧下落不明。我们都见过这个世界的阴暗面,所以我才希望他一直都这么快乐。


卜语手指插进头发,试图说点什么来纠正这话的逻辑和因果,然而组织了半天语言,最终还是放弃。


13.


晚上王琳凯喝完牛奶问卜凡:你看我最近是不是高了一点。


家里的电子测量仪坏了,老张这一次效率意外的低,迟迟没有买到新的。


卜凡把他揽到胸前,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是长高了一点。


王琳凯眨着眼睛问:那是不是已经一米七八了,可以出道啦?


卜凡高声喊管家:老张,你记得买个新的电子测量仪,明天就买。


管家说:好的,少爷。


大半夜看见一个西装革履带白手套的老农伯伯,王琳凯觉得有点诡异,他不自觉地往卜凡身上贴,卜凡说老张你休息吧。


管家说:好的,晚安少爷,晚安小少爷。


等管家身影彻底消失后,王琳凯问他我是不是在做梦。


卜凡把他抱上床:你就是在做梦,接着睡吧。


14.


王琳凯出国学习的事情迟迟没能成行。卜语冷眼旁观半年,她可以体谅自己弟弟脆弱的安全感,却始终不能理解他时时刻刻想把人拴在身边的占有欲。


卜语说以卜家现在的权势你担心的未免过多。


卜凡说他对我来讲太珍贵,任何担心都不为过。


姐弟俩坐下来谈了一场。卜凡说,卜语听。


姐你在外面这些年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如果你一直都是当年那个说离家就离家说放弃家人就毫不留恋的小女孩,那可能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可能毫无意义。但如果你爱过什么人,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现在的感受。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很小,身材瘦小脸也小,看起来天真又孤单,但人很好,很善良,喜欢小动物,会跟猫对话,看见花花草草都会去摸一摸。除了照顾他的保姆,他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生活,他习惯了孤单但还是渴望被人爱。


你知道我为什么恨卜言吗?因为我花了一整年时间才让他变得活泼开朗一些,卜言一句话就把他打回原形。


你不知道他对我多重要,我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他要什么我都给他,就算是我的命都可以。


姐,认真说起来我们没有丝毫血缘关系,你跟他身上同样流着爷爷的血,但是,没有人可以把他从我身边夺走,你也不行……


我根本没想过要夺走。


那最好。


卜语忽然觉得冷,卜凡看他的眼神像在看敌人。作为异父异母姐弟,他们其实自小关系不错。她在国外那些年,两人也没断了联系,他给过她很多帮助,虽然没有那些帮助,她也未必不能过得很好,但她看重的是他这份心意。


她之前觉得自己可以开解弟弟让小鬼头顺利出道,但这一场谈话之后,她暂时不愿再想这件事。


15.


卜凡早晨送王琳凯去公司,王琳凯鞋子都挨着地了,人又缩回他怀里,抱着他胳膊撒娇:凡哥。


卜凡问他怎么了。他把脸埋在他肩窝里不说话。卜凡以为他没睡醒闹觉,扶着背帮他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两个人静默了许久,王琳凯才端端正正坐好,两只手环住他肩膀,凑到他眼前小声说:凡哥你知道吗,我有时候想把你拍扁了。就是一脚踩到地上,然后拍拍拍,拍扁了拍成一张纸,然后折起来,折成我的手掌这么小,放到口袋里。


他边说边比划,右手在自己左胸拍一拍:呐,就是这里。


卜凡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浮在海里,跟着海浪一波一波地荡。


16.


第二个星期临风跟某跨国集团谈合作,卜凡要飞欧洲。


他跟老张在书房里呆了整个晚上,才把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情安排妥当。


王琳凯跟在他屁股后面小声抱怨:老张最近工作不尽心啊,你还不如交代给我呢。


怎么不尽心?


我的身高测量仪,都半个月了还没来呢!


卜凡说我催催他。


17.


卜凡离开的第三天,王琳凯跟着卜语去了韩国。


办护照签证都找了人,但依旧没把握可以避开卜凡的耳目,卜语只能赌他不会为了这点事放弃生意,从欧洲飞到韩国抓人。


她觉得等卜凡谈完生意过来,看到小鬼头学习生活得不错,态度应该也就软了。


没想到先出问题的是王琳凯。少年可能是第一次出国太兴奋,头一天玩了个通宵,第二天晚上发起烧来。烧到三十九度,人都有些迷糊,抱着被子说不要烤火,又抓着卜语的手说自己骨头缝都疼。


平时活蹦乱跳快快乐乐的少年缩在被子里受罪,卜语看了也心疼。医生开了药,吃了也没见好。卜语使劲回想了一下,也没想起来自己独身一人在国外病了是怎么熬过来了的。


彻底退烧是第三天晚上,王琳凯人都瘦了一圈,脸色发白,看着没什么精神。卜凡那边发来视讯通话,被他摁掉。再打,再摁。卜语说你给他回个消息,不然他该担心了。


王琳凯握着手机半晌说姐我想先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他在浴室里哭得一塌糊涂,手机被放得很远,生怕自己忍不住要打给对方。


18.


算起来其实不过两年半,但感觉上好像有一辈子那么长。如果不去细想,王琳凯总觉得,自己自打生下来,就一直是呆在卜凡身边的。


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听见卜凡的声音,甚至不用他喊他琳琳,只要听到他呼吸声自己肯定就会哭出来。可是自己答应过他不哭。


王琳凯流着眼泪小声说我没哭,卜凡看不到就不算我哭。


他打开聊天界面编辑文字:


我今天下午练歌练了八十遍,很累不想说话!我刚喝完牛奶了,老张还没买来身高测量仪呢,你说说他吧。


那边反常的迟迟没有回复。王琳凯捧着手机蹲在马桶旁边,一点一点给自己擦眼泪。


他又发了一条:晚安,哥哥。


那边半分钟后回复:晚安,宝贝。


19.


老张是卜家上下除当事人外第一个知道王琳凯跑了的人。


起初是卜语给他打电话:张叔,小凡没在家,琳琳最近练习课程多,一个人来来回回跑也不方便,干脆让他住我那儿吧。


老张说大小姐,我们家有迈巴赫专车接送小少爷的,而且小少爷认床,晚上还得喝牛奶量身高,还是住家里好。


卜语笑里藏刀:哎呀张叔我现在说话不好使了是吗。


老张白手套握着话筒非常客气:那大小姐您稍等,我请示下少爷。


卜语虚张声势:小凡那边我去说,我告诉你一声就是怕你以为小鬼头失踪了再把B市的天翻了。


老张声音毫无起伏:谢谢您体谅。


他撂了电话立刻拨给卜凡,卜凡皱着眉问:测量仪买了吗?


老张说中午就搬到您卧室了。


隔了两天,卜凡又打过电话来问他:测量仪确实是放到卧室了吗?


老张说少爷您要不放心我们视频吧。


卜凡说不是我不放心,是他刚刚给我发消息说让我催催你赶紧把测量仪买了。


老张反应很快:小少爷难道不在大小姐家?


卜凡说:张叔你去查,立刻马上。


20.


只有卜姑姑是开心的,她坐在阳台上逗孙子,笑得幸灾乐祸:那孩子跑了,小凡要急疯了。


卜平说我觉得不至于吧,不就是跟着卜语去韩国培训几个月吗,又不是不回来,又不是要断绝关系,你们一个个怎么那么紧张。


卜姑姑说你不懂,这事对别人来讲没什么,对小凡可不一样,小凡他妈当年也是……


卜姑姑话说一半又停住:当年事就不提了,你记得等卜语带卜琳回来的时候躲远一点,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卜平有点不屑:哪里有这么夸张。


21.


王琳凯在韩国只呆了两个月,他人聪明悟性高学什么都很快。提前完成任务,买了最早的一张机票回国。


飞机抵达是凌晨两点。卜凡在VIP通道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跟两个月前一样扑进他怀里。少年眼眶湿润眼泪却没滑出来,他埋头在他胸前声音暧昧不清:凡哥我想先去下洗手间,我有点忍不住。


卜凡仰头。


隔间里王琳凯死命把人往外推,他剪了脏辫,头发重新变得柔软服帖,低着头不肯看卜凡:你出去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卜凡像道铜墙铁壁,并不会轻易被他推动。推搡中两人对上视线。王琳凯像被施了定身咒,除了眼泪一颗一颗往下落,全身僵硬丝毫动弹不得。


卜凡把他搂进怀里好一会儿,他才伸出手指去摸卜凡的脸,声音抖得一塌糊涂:你别哭,你别哭好吗。


22.


回家路上,王琳凯枕着卜凡的肩膀睡得不安稳,他时不时要惊醒一下,握着卜凡大拇指的手也跟着抽搐一下,卜凡单手搂着他轻轻拍他背吻他额头:宝贝我在我在呢。


握着他大拇指的手指抓得又紧了点,嘴里小声嘀咕,声音还在抖:你别哭,你别哭好吗。


卜凡的声音低到深海里,泛着潮气又深情无比,他嘴唇贴着他光洁的额头呢喃:我没哭,没哭,你也别哭昂。


太阳出来的时候,王琳凯醒过来,他眼角鼻尖微微泛红,眨着眼睛看卜凡,似乎想确认之前的事是不是做了个梦。


凡哥。他犹豫着开了口,前一晚哭得厉害,嗓子哑得不成样子。


嗯。回答他的是一个单音节,但即使是单音节,他也听出了其中的喑哑破碎。


所以不是梦。


王琳凯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指蹭了蹭卜凡的眼角:凡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你以后别哭,永远都别哭。


23.


凡哥,我们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我哪儿都不想去,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汽车又一次驶上绕城高速,这一回是真的可以开到地老天荒。


.


中 完


.

评论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