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卜鬼】你不能哭 下(完结)

收藏

路长宁:


关于一生的故事。
私设。慎入。


上篇中篇和番外请戳头像
===============


1.


卜凡带王琳凯回祖宅。


卜爷爷坐在二楼阳台,卜平的孩子卜逸在屋子里疯跑,门一开,直接撞到王琳凯腿上。


王琳凯弯腰把他抱起来。卜逸伸手搂住王琳凯脖子,圆鼓鼓脸蛋凑上去吧唧一口:小舅舅好。王琳凯笑得鼻子都皱起来。


小孩子长得快,几个月不见又高了不少,王琳凯抱着他在屋里飞。卜逸的笑声从屋里传出去老远。


卜姑姑和卜平在隔壁房间闲聊。
卜平说:我听说凯凯从韩国回来一个星期,小凡就没让他离开过身边五米。
卜姑姑笑: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又不是宠物。


卜姑姑正要开口,门被敲了两下。王琳凯抱着卜逸从门外进来喊人吃饭。


卜姑姑接过孩子,给卜平使个眼色,反手带上门。


卜平把一盘水果切片递给王琳凯:最近在家里憋坏了吧。


王琳凯眨眨眼:之前在韩国训练有点累,大堂姐给我放了半个月的假。


卜平佯装惊讶:半个月,这么长啊。


王琳凯说:大堂姐回美国了,等她回来我就准备出道。


卜平笑得前仰后合,到美国避难呀,复又身体前倾,像卜逸一样凑得很近。不过卜逸凑近单纯是喜欢,她却是方便探究。


她直直盯着王琳凯的眼睛,不错过其中任何一点情绪变化:小凡同意你出道了?


王琳凯不自觉地后退:我出道是我的事,为什么要别人同意。


晚饭后卜平跟卜姑姑说:小凡拴不住人了。


2.


大堂姐从美国回来,先跑去找卜凡。她装模作样地道歉,卜凡假模假式地接受,只在最后说一句:没有下次了啊。


大堂姐知道他话里意思,非常严肃地表示绝对不会有下次。卜凡这才招招手,把王琳凯从小餐厅里叫出来。


王琳凯和大堂姐两个人坐在树上看风景。王琳凯说姐我练习生做了两年三个月零八天了。大堂姐叹,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不是我的呢。王琳凯眼睛亮闪闪:我是你的就可以出道了吗?大堂姐撩撩头发:也不一定,看我心情吧。


王琳凯手臂伸上天落下来交叉于胸前,故作生气:你们卜家人,一个比一个独裁。


大堂姐看他逗趣模样,忍不住心情明朗。王琳凯像快乐病毒,可以轻轻松松感染身边所有人。她常常觉得,他比卜家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快乐。所以她偶尔也会赞同卜凡,这样的快乐,怎样保护都不为过。


3.


晚饭时分,管家到后山喊人。


姐弟从两人高的树杈上起身。王琳凯做了个往下跳的假动作,身边一道影子已经扑了下去。王琳凯眼睛睁得溜圆。


晚饭后他拉着卜凡问可不可以也跟大堂姐一样跟管家学武。


卜凡说老张教你,你就可以学。


王琳凯跳起来:你同意啦?你不反对啊?


卜凡说我为什么要反对?


因为……你不喜欢。


我为什么不喜欢?


可能是因为练武很累很容易受伤。王琳凯从他背上滑下来,声音低下来,表情很认真,但是凡哥,唱歌跳舞不会受伤的。


凡哥。王琳凯用小奶音跟他撒娇,我不跳地板动作,那个容易受伤,我跳传统街舞,不会受伤的。


卜凡把他按到床上,袜子褪下来露出一只白皙修长的脚。男人拇指轻轻蹭了蹭他脚趾:不疼啦。


他有时候练得太狠,脚掌会磨出水泡。但他固执的认为,那是鞋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更不是跳舞的问题。


他身体放平躺到床上,声音难得沉下来,干净透彻的像一汪泉水:我真得很喜欢舞台,谁都不能阻止我站上去。


4.


卜爷爷身体愈发脆弱,食量只剩一点点。卜大伯心疼他,让厨娘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卜爷爷没有胃口,每天除了小半碗粥,别的只吃一两口。有一天卜爷爷忽然问,你们什么时候放卜言回来,我过两天立遗嘱,放心吧。


卜大伯跟卜凡说:你爷爷想让卜言回来。


卜凡去问王琳凯:卜言最近可能要回国。


王琳凯抱着彩色小音箱像松鼠抱着颗心爱果子:我哥不是每隔两个月都回来一次吗?


卜凡说:他回来就不走了。


王琳凯说:好啊,那我们一家人可以团聚了。


音乐和家人是他为数不多的执念。卜凡把他抱进怀里,他仍旧瘦,吃得不少,总不长肉。用老张的话说,家里厨娘满级营养专家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有一回做了他爱吃的菜,盘子里的吃完,厨娘又给他端了一份,他拍着肚皮嚷嚷:不能再吃啦,再吃肚子破了。又有一回他难得吃光一道甜品,厨娘连着做了一个星期,他不好意思拂人家美意,每天硬着头皮吃。第八天他洗完澡出来滚到卜凡怀里,很着急很绝望:凡哥你闻闻我,我洗不干净了,我整个人都是桂花杏仁豆腐味儿。


5.


卜言回国。卜二叔告诉他:你爷爷立好了遗嘱。他手里临风股份,卜家九人一人一份。


卜言皱眉:九个人?卜平这个外孙和她儿子也算?


卜二叔心里有气:她姓卜,她还生了孩子。你这个亲孙倒是生个给我看看。


卜言不接他这茬:那祖宅呢,地呢古董呢。


卜二叔摇摇头:这些你就甭想了,给谁都不能给你。


卜言说那这样,大伯家、咱家、姑姑家,每家都是三口人,手里股份都一样。


卜二叔显然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小凡手里的远比咱们多,别的你就不要想了。


卜言沉默半晌,问:凯凯一直住在他那儿?


卜二叔点头。卜言皱眉:不是爸爸,那是咱家的人啊,为什么你不管他。


卜二叔瞪他:还不是因为你,我哪里还有脸去管。


6.


卜言私底下和王琳凯见了一面,气氛有一点尴尬。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凯凯等你出道了,我带爷爷去看你演出啊。


王琳凯手指冲天摆出个蜘蛛侠造型,很开心的模样:好啊。


卜言私底下又和卜凡见了一回。他被自己堂弟教育:琳琳有多看重这个家你也感受得到,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


卜言想反驳几句,一张嘴却说了另外一句:小凡要不你给我安排个工作,我好歹也拿了个硕士文凭。


卜凡说行。


卜语跑去临风总部,不敲门直接进副总裁室:你疯了啊,你让卜言进公司。


卜凡说:人放在身边更好控制。


卜语踩着高跟鞋往外走,扔下一句掷地有声的人物品评:对爱人这个样子,对敌人这个也样子,手段贫乏。


7.


王琳凯练舞练到腿软。保镖开门请他上车,他差点扑到地上。


卜凡把他捞到怀里,撩起裤子看他腿。膝盖上有淤青,小腿上也有。王琳凯满不在乎:没事,小路已经给我喷过药了。


卜凡抬眼看他:新来的助理?


王琳凯笑笑:是跟我一样的练习生!来了半年了,我们俩特有缘,生日差两天,个头差两厘米。


到家卜凡把管家叫去书房。管家先发制人:我不教小少爷练武,他都这么大了,根本没法教,教也教不会。


卜凡本来不想搭他这个茬,但一听见有人说自己家聪明宝贝教不会脸就立刻冷下来。老张是人精,自然知道他心思,明劝暗讽:少爷您是哥哥不是爹,就算是爹也得接受自己儿子不是什么都行什么都做得到,他是人又不是神,您是哥又不是爹,别天天养儿子一样对待小少爷。


这话没人敢说,卜大伯都不敢。卜凡一口气哽住,差一点忘了正事:果然特快有个练习生叫小路,去查查。


8.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敲门。


王琳凯卷在被子里睡得正香,脑袋边一只蜘蛛侠,一只大号的菠萝精,再旁边是卜凡。


卜凡裹着睡袍出来,管家露出半边脸:少爷,有点事,我现在就得跟你说。


卜凡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人,站在门口不打算动:就在这儿说吧,你就是唱歌他都醒不了。


管家一脸为难,我五音不全不会唱歌,紧接着踮着脚靠近卜凡耳朵:是路小佳。


卜凡反手带上门,满脸严肃:是巧合还是?


管家说:难说。


卜凡说只要别波及琳琳。


管家措辞很小心:跟言少爷……有关系吗?


卜凡皱眉:他未必有这个胆子。


路小佳曾是卜言众多情人之一,模样漂亮嘴巴甜,十六岁就懂得爬男人的床。卜言年轻时玩得疯,什么招式都敢用。卜凡撞见过一次,顺手救了回人。路小佳以为卜凡喜欢自己,纠缠在两兄弟间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被老张派人处理掉。


9.


似乎是第一次争吵。王琳凯两道锋利的眉竖起来:你为什么连我交什么朋友都要管?!


卜凡冷着脸一言不发,他本来面相就极具气势,一旦板起脸可以吓哭除卜逸外的所有小朋友。


桌子上摊着一沓资料,全是路小佳的斑斑劣迹。


卜凡看起来很冷静:不是管你交朋友,是这个人不值得你把他当朋友。


王琳凯气得从床上蹦到地上,他摔了小音箱和手机,嗓门大到要掀了天花板:你为什么要去查我的朋友,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他气得浑身发抖,嗓子里像是含着沙砾:你以后别管我,什么都别管我。


他跑去衣帽间,把他送他的礼物统统扫进一个大袋子,回到卧室打开阳台窗户扬手全部扔到楼下,他跑得太快,动作迅捷身体纤细,让人有他也要跟手里的东西一起摔出阳台的错觉。


卜凡过去抱他,两人拉扯间身体失去平衡。卜凡后脑撞在地上砰的一声,王琳凯被他护在胸前毫发无伤。


他手里攥着十六岁生日那年收到的蜘蛛侠,哭得一塌糊涂。


凌晨三点王琳凯跪在床上用手指尖去摸卜凡的后脑。卜凡握住他手指放到嘴边:为什么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跟我生气。


王琳凯说:他不是不相干的人,他是我的朋友,就算他不值得,也应该由我自己来发现。


卜凡说:是我的错。


10.


话说开王琳凯跑去卫生间写歌。


主卧的卫生间大得可以放下两匹马,他就缩在马桶边握着笔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凌晨五点他跑回床上。卜凡翻身,他就缩进他怀里小声说话:凡哥,我刚刚写了一首歌,叫卜琳卜琳闪闪发光,唱给你听。


卜凡说好。


他把一首著名童谣一闪一闪亮晶晶唱了一遍,在最后加上一句卜琳卜琳闪闪发光:我的应援口号大堂姐八个月前就想好了,再不用过期了。


卜凡握着他手低声同他商量:不用卜琳这个名字,还用王琳凯,或者起个艺名也行。所有安排都听卜语的,她懂,拿不准的一定来问我。娱乐圈很乱,你记得你有我,有整个卜家在你身后。还有,你不能哭。


王琳凯从床上坐起来,他喜极反而很冷静,伸手抱住卜凡的脑袋,脸色骄傲又天真:你等着看吧,未来十年,王琳凯这个名字一定会闪闪发光。


未来二十年。卜凡笑。


未来三十年!王琳凯喊。


11.


卜平带着卜逸去儿童乐园,门口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卜逸甩胳膊蹬腿下了地,跑过去指着问:为什么有小舅舅的照片,是妈妈放在这里的吗?


卜平扶额:是小舅舅自己放的。


卜逸掏出手机给王琳凯打电话。助理接的,说正在录节目。


卜逸哭着跑回家。


家里只有卜爷爷在。卜逸擦干眼泪红着鼻头问,太爷爷你能不能带我去找小舅舅。卜爷爷耳背,问他,小啾啾是谁?


卜逸蹬蹬蹬爬上车直奔临风总部。他只有六岁,然而跑得比风还快。一头撞在秘书小姐大腿上,他仰头看人,皱着眉奶声奶气:卜凡在哪儿,你带我去。


卜凡在开行政会,秘书小姐不敢带他去。总裁特助抱着他从会议室外面晃一圈,本意是哄哄他,没料到他扯开嗓门喊声要掀了天花板:卜凡!琳琳在游乐园门口罚站呢!


卜凡从门里闻声而出。


两人大眼对小眼。


12.


卜逸小学毕业的时候已经习惯时不时会在各种场景里看到王琳凯。他渐渐对音乐有了兴趣,小提琴钢琴吉他样样精通。


王琳凯休息时会带着他去国外玩。他在国内出街都要戴口罩,有时候包的自家人都不认识了,却还是能被粉丝一眼认出来。


他有时候也会嫌烦,但也明白世间所有一切都是有得有失。他跟卜语商量,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商业演出,不接代言,不参加综艺,只安心做歌手。卜语看着他笑:难得你这样清醒。


他虽然跳脱活泼,却还是喜欢自由自在能陪在家人身边的生活。哪怕只是陪着卜逸在后山乱跑,或者跟着老张打理院子里的花草。


13.


家里阿拉斯加和金毛是同一年走的。上一个月老张在后山挖了个坑,下一个月又挖了一个。


金毛走的时候王琳凯在外地演出,回来时只看见一小块碑。他蹲在碑前,哭湿了脸,被卜凡背回家。


卜凡问他我们要不要再养几只。


他趴在他背上,像是随口一说,又像是深思熟虑:不要了吧,回头他们先走了,我又该哭了。


卜凡没说话,他本来想借机跟他聊一聊生老病死,转念又觉得日子还长。


一辈子那么长,不急。


14.


出道十周年的演唱会。王琳凯在台上握着话筒感谢了一圈人,说到后来眼睛有一点湿。


这十年他走得很顺,娱乐圈这么多人,不是人人都有天分,更不是人人都有坚实后盾。


推近的镜头里他闪着泪花笑,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最后感谢我的家人。我爱你,我爱你们。


演唱会现场的镜头在半个小时后出现在卜凡的视讯器上。卜凡给王琳凯传了行简讯:卜琳卜琳,闪闪发光。


15.


卜凡正式接掌临风之后改了临风的英文名和集团logo。他抛弃原来的意译英文,用了最简单的L.F.。


卜平母女去总部开董事会。卜平看着硕大的蓝色LOGO问卜姑姑说:妈,你看见了吗?


卜姑姑说那么大的字我当然看见了。


卜平说你看见什么了。


卜姑姑说集团的标啊,临风,LF啊。


卜平说不是,那不是临风,是琳和凡,你侄子情深似海。


16.


卜逸十六岁时瞒着家里去参加了一场选秀,凭借出众外形和扎实音乐功底一路挺进半决赛。卜平是家里最后一个知道的。她以为自己儿子在欧洲念书,没想到出现在网络热搜上。


卜平带着人往录制现场赶,气得想要打人。好在王琳凯在现场。


那天卜平没见到卜逸。母子俩都是火爆脾气,见面难免要吵一架,倒不如各自冷静。


卜逸只有在王琳凯面前才懂得乖巧,妆都没卸就抱着他胳膊撒娇:小舅舅,万一我妈和我姥姥要打我,你可一定要帮我。


王琳凯说打你你就跑,你跑那么快谁都追不上你。


卜逸伶俐敏捷不输当年的王琳凯,但他现在算是半个公众人物,偶像包袱很重:我才不跑,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停了停又想到了什么:小舅舅,你把二舅叫来吧!


王琳凯抽出手,用棉签沾着卸妆液给他擦眼角碎钻:叫他干嘛,他那么忙。


卜逸眨眨眼:二舅镇宅啊!


卜逸选秀之旅止步全国十六强。卜平说你回去好好把书念完,念完之后一切随你。卜逸说念完之后我肯定是要当艺人的,谁都不能阻止我。


卜平打量他:你跟你小舅舅越来越像。


17.


王琳凯跟卜凡说,小逸眼里我是偶像,你只是个镇宅的怪兽。


他手撑在床单上,眼神戏谑,表情调皮,似乎是想嘲笑一下在外甥心里毫无地位的卜凡。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在意自己在一个晚辈心里的位置。卜凡不为所动地给他剪脚趾甲,借机抬头看他一眼。


他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擦干,水珠顺着稍长的刘海滑到脸颊,又从下巴尖掉到光洁胸口。


卜凡顺手把小毛巾扔到他头顶,扔得奇准,几乎遮住他整个脑袋:自己擦干。


王琳凯摇头晃脑地想把小毛巾甩下来,卜凡握着指甲刀威胁他:老实点,再动剪着你肉。


他身体不动了,嘴里还嘀嘀咕咕:要不是平姐,小逸会进决赛的你知道不。这孩子有天分,又聪明又乖巧,台上非常swag,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外甥像舅,不过真要说起来,王琳凯当年不过是皮,而卜逸是混世魔王。他只在小舅舅面前才懂得收敛。


18.


王琳凯问卜凡我以前也像小逸这么皮吗。


卜凡说你比他懂事。


王琳凯说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话说完自己耳朵尖先红了,害羞一样转过身用额头蹭卜凡胸口。


卜凡扣住他后脑继续给他擦头发,他心是软的 ,所以语气格外温柔:你都三十了,别这么闹。


王琳凯仰着下巴看他。他已过而立,却仍是少年模样。他心性单纯,这些年又被护的很好,除了创作歌曲遇到瓶颈时会掉几根头发,几乎没有什么烦心事。


反观卜凡嘴角纹路渐深,眉间川型纹抚都抚不开,然而还是好看。王琳凯手指从他眉间滑到下巴,脸上表情像吃了糖果的六岁顽童:凡哥你怎么这么好看。


19.


又过了很多年。临风旗下文化公司投资了部电影,制作班底大咖云集,除了男二。电影难得叫好又叫座,国际知名电影节的最佳男配奖项,男二号呼声很高。


卜逸在接受采访时被记者认出。当年选秀节目里让人眼前一亮的少年如今也已近而立。


记者问:卜先生你为什么没有去做歌手,而是转投了大荧幕。


卜逸眨眨眼,他高大英俊,随着年龄渐长气质愈发耀眼。卜逸说我当年参加完比赛回英国继续读书。


记者说我们都以为你读完书回国,歌坛就要升起一颗璀璨新星。


卜逸说当时我也这么以为的,后来我看了一场前辈的演唱会,觉得自己再怎么努力可能也超不过他,我那么喜欢他,却无法超过他,所以就……放弃了。


记者七嘴八舌的问是谁,是哪位前辈,是哪场演唱会。


卜逸锋利唇线绽开,露出一个笑:这位前辈很多年以前说过,作品应该比人出名,歌曲应该比演唱者更受欢迎。


记者兴奋地像个粉丝:说歌名,说歌名我们猜。


卜逸说:Good ninght听过吗?


他不过是挑了他早年的一首原创歌曲,底下的记者却瞬间沸腾:


王琳凯啊!天啊,卜逸喜欢的前辈是王琳凯!


嘘,卜逸手指竖到唇边,现场瞬间安静,卜逸说:不是喜欢,是爱。


20.


卜凡年纪大了反而喜欢唠叨。卜语跟王琳凯说,我弟年轻的时候压力大整天板着脸一言不发,这会儿啊,反弹了。


卜逸在看文件,头也不抬地回她:我觉得挺好,二舅唠叨起来还挺好玩。


卜凡大手从背后拍上他脖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说长辈好玩的吗?!还有你会不会接受采访,不会的话让人教教,别整天乱说话,也不怕被娱乐圈封杀。


卜语捂着嘴笑。卜言路过听见个话尾:谁要封杀小逸?国内哪家娱乐公司还没有卜家的股份,难道是我年纪大了,脑子不清楚了。


卜逸抬头看他:大舅你又倚老卖老。


家里几个孩子在草坪上打闹,笑声几乎要盖过屋里的说话声。


21.


只有王琳凯坐在太阳底下喝着热茶不说话,他耳朵里听着热闹,手里翻着画册。


是前几天相熟的摄影师送来的。卜凡每年接受一次财经杂志专访,他若在场,阿金会给两人拍几张合影。


阿金想开个展,计划用一张两人的合照。他特意送来画册,问他觉得哪张更好。


摄影师的个展,用哪张当然是本人说了算,更何况阿金早已是业内闻名的大师。


他抱着画册一张一张翻完,最后说,都好,我喜欢你这个册子。


摄影展他没去看。阿金特意打来电话说用了第三页的照片。


翻到那一页,是阿金第一次拍他们两个。高大英俊棱角分明的男人站在天台栏杆前,绿色毛领里藏着一颗成了精的菠萝。


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却能清清楚楚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发尾带绿的小辫子束得老高,他埋头在男人怀里取暖,喊他绿毛大怪兽。


他看了那张照片许久,问阿金:摄影展的作品是不是都有名字,这一幅的名字是什么。


家。


22.


卜凡最后一次见王琳凯,年纪比卜爷爷走的时候还要大。


秋日午后阳光温暖柔和,窗外几颗银杏,叶子金灿灿闪着光,他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王琳凯在他身边,隔了半米的距离,坐在一个皮质软凳上。


之前也有无数这样的午后,他翻着书王琳凯写着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这一聊,就是一辈子。


卜凡想起很多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卜家祖宅见到王琳凯的情景。


当时卜爷爷八十大寿,家里来了上百人。上百人都随无情岁月褪了色,依旧鲜艳亮丽的只剩一个王琳凯。


他记得自己告诉他祖宅后院有花田,记得自己吃了他没吃完的半个苹果。他记得他垂在颊边的头发,记得他干净粉嫩的手指尖。


他第一次初见一个人时就生出鲜活的保护欲,即使当时有复杂利益纠葛。


他见他第三面时,便定了护他一辈子的主意。这辈子走到尽头,他才知道,这个主意多么美好。


他伸出手想要最后一次碰碰他,然而眼皮渐沉,眼前人影渐渐虚幻。


再次睁开时,他看着自己垂落的双手,看着眼前人落泪的双眼。卜凡在心里叹,你答应了我不哭的,为什么临了还要让我心疼。


王琳凯听不见他心里的话,他行动迟缓地站起来,转身朝屋外走。


卜凡说你不用去叫医生没用的。他想说我走了你得好好活,再活一百年我都等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怕。他还想再交代一下家里的事情,孩子那么多,家业那么大,不管谁惹你生气了你都不要恼,不管什么事让人不耐烦了你都不要动气。儿孙自有儿孙福,金钱名利什么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什么好在意,生死之外皆无大事。


卜凡有一肚子的话要交代,然而说出口的却是另外一句不相干的话。


他低低说完最后一句话,悄悄闭了眼。


23.


从门外回来的是少年时的王琳凯。他抱着一本画册,额角小头发修剪的整整齐齐,一头脏辫高高束起,穿着一套粉底黄色图案的演出服。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生机勃勃,干净漂亮。


他进屋的时候卜凡最后那一句话已经散落在空气里。但少年耳聪目明,抓住了话音的尾巴就能拼凑出一个完成的句子。


宝,我们下辈子还见你愿意吗?


我愿意啊。


.


.


FIN


.


================

评论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