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卜鬼】你不能哭 上

收藏

路长宁:


霸气宠溺凡X孤单缺爱琳。
全部虚构,群演众多,慎入。
宠文
==================


1.


王琳凯跟卜凡第一次见面是在卜爷爷八十大寿那天。


卜家祖宅来了百十号人。人老了爱热闹,卜爷爷兴致颇高。卜家大伯跟卜家姑姑抱怨:爸爸早就说要金盆洗手,但每年生日还把这群道上的朋友全招来,我们这什么时候能彻底洗白。


卜家姑姑劝他:一年就一回,也没几年了,你忍一忍。


卜爷爷心思全部都在次孙身上,他指着一楼角落里一个圆脸尖下颌,穿着白色衬衣墨蓝西裤的小男孩在卜凡身边耳语:你二叔的小儿子,一直养在外面,刚找着。


他喊人把王琳凯领上二楼。离得近了,卜凡才看清,是个样貌很干净眉眼很生动的男孩,瓜子脸,两颊圆润下巴尖翘,人很纤细,少年体态,西装裤束起的腰肢不盈一握,垂在腿边的手指细长,泛着莹白的光。


王琳凯看着有点怕生,喊了声卜爷爷之后,就乖乖坐在一侧的沙发上。卜爷爷指指眼前果盘:吃个苹果。他就从盘子里靠近自己那边捡了个苹果啃起来。


卜爷爷笑得慈爱,丝毫不显人前人后的杀伐果断和嗜血本性:小凯,这是你哥哥,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找他,他会帮你。


王琳凯抬头看一眼卜凡,苹果举在半空,嘴唇配着眉眼勉力露出一个笑,眼神里三分好奇七分抗拒。


卜凡于是明白,这个孩子什么都知道。


2.


王琳凯的苹果没啃完,其他友人过来贺寿,卜爷爷挥了挥手:自己去玩吧。


他站起来恭恭敬敬鞠了个躬,稍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脸:卜爷爷生日快乐,卜爷爷再见。


他手里半个没啃完的苹果,不知道该放下还是该带走,有一点手足无措。卜凡走过去接过苹果,顺手把头发捋到他耳后:后院有花田,你可以去看看。


几位大佬过来坐在卜爷爷身边,几个人商量东区一块地的归属。有一位看见卜凡在啃苹果,忍不住打趣:小凡真得变了,小时候吃水果得好几个人喂。


卜凡勾一勾唇角:这不是都说苹果有营养嘛,有营养的都不能错过。


他话里有话,大佬抬眼跟他对视,卜凡眼神坚定犀利毫不避让。他整个人锋利得像把剑,又因为身材高大五官冷峻而显得分外有气势,任是黑白两道纵横多年的大佬也感到一点压迫感。


大佬跟卜爷爷是过命的兄弟,私底下跟卜爷爷说:小凡比他爸爸和二叔可强多了。


3.


后院的花田王琳凯没见着,卜家二叔把他带走问他:爷爷叫你过去说什么了。


王琳凯说什么都没说,就让我吃了个苹果。


二叔说小凯这么多年爸爸不是不要你,是家里情况太复杂,你大伯你堂哥你姑姑你表姐都恨不得爸爸去死,爸爸其实也活得很窝囊,你哥哥前些年被你堂哥逼去国外一次都没敢回来,你住在外面安全一些。


王琳凯眼神直勾勾看他,好像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又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


二叔还想再说点什么,王琳凯打断他:我能不能去后院看看花田。


二叔一愣,后院哪里有什么花田后院就一个游泳池和一块草坪,紧接着又嘱咐你记得离你堂哥远一点,他吃人不吐骨头的。


4.


王琳凯跑去舞室练舞。他喜欢跳舞,汗水湿透了衣服也不休息,跳舞的时候很快乐,什么都不用想,精神是亢奋的。


他其实一直觉得自己唱歌跳舞小打小闹就是玩玩,偶尔唱几首录几段放到网上也没太大反响,可是有一家公司找到他想签他出道当歌手。


好啊,出道也挺好的。王琳凯食指练舞时蹭掉一块皮,粉红鲜肉露出来,看着隐隐有一点疼。他用拇指按住那一小块地方问经纪公司的人,出道的话赚的钱够养活自己的吗?


对方说当然没问题,你资质很好很有灵性,签约后我们会给你正规的训练,出道之后你不仅可以养活自己,养活整个家都没有问题。


他眉毛微微皱起来:整个家?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啊。


5.


王琳凯没成年,签合同需要监护人到场。卜家二叔不喜欢他跳舞,王琳凯不知道找谁。总不能是每天给他做饭洗衣的保姆阿姨。虽然她照顾了他许多年,但毕竟不是家人。


他拿着手机,粉白的手指无意识地蹭着外壳。卜爷爷的话在他脑子里响了三遍,他才迟疑着拨了那个号码。


王琳凯的声音透过手机信号传过来时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和不确定,问出的问题有点让人发笑:凡哥……你成年了吧?


6.


卜家二叔跟卜爷爷谈判,他说爸爸你看小凯是个好孩子,我这十几年没尽过做父亲的责任,人没出息手里也没钱,你好不好给小凯留点东西。


老爷子身体不好,但也未必不能再活个七八年,他说话如此直白自然得不到好脸色:求我?求我还不如去求小凡。


卜家二叔怕自己侄子,连求都不敢求,只敢在背后搞点小动作。


7.


王琳凯进公司两个月,行程安排十分宽松,上午唱歌,下午练舞。教他的都是非常专业的老师,但好像对他没什么期待,练得好坏都不在意,仿佛是在陪着他玩。


他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道,对方说等通知吧。


王琳凯眨眨眼,小脸上透出疑惑,扬着眉毛有一点调皮:等通知是什么鬼,老师你是在开玩笑吗。


他偶尔会有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年人的天真活泼,但大部分时候都安静寂寞,放佛被上了封印套了枷锁,不自觉地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8.


卜家二叔出事的时候王琳凯趴在桌子上玩手机。保镖把他从公司接到医院。


王琳凯站在病房门口看了卜家二叔一眼,卜家二叔脸色苍白想要爬起来跟他说话,被保镖摁回床上。


保镖把王琳凯请到车里,卜凡一身黑色西装,长手长脚支在那里,迈巴赫的空间都生生被他比小了。


王琳凯攥着手机没说话,他只见了他三次,一次卜爷爷生辰,一次去舞蹈室的路上,一次和经纪公司签合同。


卜爷爷生辰的时候他接过去他吃剩的半个苹果。舞蹈室路上他给了他手机号码。和经纪公司签约是直接进的总裁办公室,他们谈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每次接触都没有超过十分钟。


他自幼一个人,忽然间有了个哥哥,忍不住想要亲近。可惜卜家背景涉黑,家族成员复杂又个个心怀鬼胎。卜凡这样的家族接班人气势凌厉行事莫测,他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实在是从心底里觉得害怕。


一路上绷着神经,到家已经十一点,车停稳,卜凡递给他一个盒子:如果觉得一个人孤单,就搬来跟我一起住。


王琳凯晃了下神才想起来,再过两天是他十六岁生日。


他望回对方的眼睛,危险眼眸掩藏在黑夜之中依然透着强烈的欲望。


盒子里是一个蜘蛛侠模型。


9.


半夜两点王琳凯收到卜家二叔的简讯:小凯爸爸不想死,你能不能去求求你堂哥,你去试一试好不好,爸爸求你了。


这个人,他跟他长得不像,十六岁之前也没有见过面,突然冒出来说是自己血缘上的父亲。这个人三个月前警告他离卜凡远一点,三个月后又让他去求一求卜凡。


因为这个人的出现他连带着有了爷爷有了大伯有了姑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堂哥,可是所有人都跟他从小到大想象中的家人形象相去甚远。


然而他毕竟是……爸爸。这两个字在口腔里转了十八圈,王琳凯终于无声地喊了出来。


手里的酒瓶空了大半,他鼓着勇气打电话,那边很快接通,声音低沉温暖,他叫他:琳琳。


他被这一声叫得心口发软,张大嘴巴想要深呼吸眼泪直直落了下来,他抱着手机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凡哥我哥哥人在哪儿你能不能让他回来我都没见过他。还有我妈呢,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她你是不是把他藏起来了。你知道吗……给我的蜘蛛侠太丑了你买到盗版的了真得太难看了太欺负人了。


他喝了半瓶酒就醉得不省人事,凌晨灰蒙蒙的天色下被人从卧室的地板上抱了起来。他脸蹭在男人肩窝,嘴里小声唠叨我没有喝醉哦真得没有醉。


卜凡抱着他坐进车里,他已经安静下来,垂着眼睛直勾勾盯着手里的蜘蛛侠模型,眼角不时落下一滴泪。


他流一滴泪男人就用手指给他擦一下,如此反复十几分钟仿佛是落完了前十六年所有的眼泪。


卜凡把他整个抱进怀里下巴压在他头顶上,宽大的手掌几乎包住他的整个头脸。


卜凡心口疼,他深呼吸一口说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以后别再哭了,你知不知道你不能哭。


王琳凯哭得头脑昏沉,他没听懂这句话里,索性当做听不见。卜凡的心跳一下一下沉稳有力,他靠上去在他丝质衬衫上蹭掉最后一滴泪,开口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咱们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我哪儿都不想去,我觉得坐车里挺好。


好,那咱就坐车里。


10.


汽车调头驶上绕城高速,一幅要开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绕城第三圈的时候王琳凯缩在卜凡怀里彻底睡了过去。


因为哭过一场,他脸变得更加白皙透明,眼睛鼻子嘴巴还泛着红,眼角闪着光,错眼看过去好像还挂着泪痕。


卜凡伸出拇指抚摸他眼角,被薄茧蹭疼了的少年皱起眉躲避,于是他改手为唇,一寸一寸吻干净少年脸上的泪痕。


卜凡觉得自己初见王琳凯时的欲望都被这一场眼泪冲刷殆尽,他醉酒时的胡言乱语是他埋藏心里最深的秘密,这样孤单沉静又乖巧听话的孩子值得更好的生活。


他看向窗外眼神潮湿犹如两千米深海海底。他一言不发抱着王琳凯,犹如童年时抱着母亲的画册少年时栽种心爱的花田,心底一片平静满足。


卜家二叔什么的,哪里比得上怀里人一根手指头。就随他去吧。


11.


王琳凯在经纪公司又做了三个月的练习生,交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爱好。他身上的无形枷锁好像松开了一些,人也变得活泼许多。


中秋节卜爷爷招呼儿孙回家吃饭,王琳凯这才算是第一次跟全家人见面正式见面。


卜家二叔右手石膏依然未拆,左手筷子使得磕磕绊绊。王琳凯给桌上长辈夹了一圈的菜,到卜家二叔时夹得格外多。卜凡看着他忙活完,给厨娘递个眼神,厨娘利索地给卜家二叔换了勺子。


卜爷爷吃鱼的时候提起自己的长孙,卜二叔的长子卜言,忍不住感慨一句:这道菜还是小言做得最好吃。


卜二叔张了一半的嘴被卜凡一个眼神吓回去。


卜姑姑看了眼卜凡脸色,笑着夹了块排骨:会做饭的人可多得很呐爸爸,尝尝你女儿做得排骨。


她夹菜的间隙去看王琳凯,少年吃得正香,低垂的脸显得精致小巧,柔软头发泛着咖啡色的光泽。


家宴结束,卜姑姑在二楼阳台盯着楼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两人出祖宅大门,地面积了水,王琳凯跃跃欲试想要从水面上跳过去,被卜凡拉住。卜凡像抱孩子一样单手抱着少年,长腿一迈跨到车前。


卜家姑姑感慨:你弟真是生冷不忌,对这种小朋友也有兴趣。


卜家表姐弹弹烟灰:他不一直那样,看上什么恨不得拆吞入腹。


卜家姑姑问: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你二叔的种,来历真是奇怪。


卜家表姐看得通透:甭管是不是,小凡对他上心是真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太子爷吃别人剩饭?怕不是老爷子一死,他都能把这栋祖宅送出去讨小鬼头开心。这都摆明面上了,咱们早做打算吧。


卜姑姑皱皱眉:那我想办法把卜言弄回来,他扳不倒小凡,添乱的本事还是有的。


家宴上饭菜很合王林凯胃口,米饭盛了三次,到最后实在是吃不下,又不好意思剩,菜也不吃了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白饭。卜凡吃完自己那碗,空碗递给厨娘,顺手拿过王琳凯的碗。


桌上都是人精,看到了也都不动声色,只有卜家二叔双眼放光像是中了彩票。


12.


王琳凯练习生做了许久,出道却迟迟没有提上日程,他抓着卜凡的手指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道。


卜凡说出道之后会很累,很多不想做的事情都得去做,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你愿意吗?


王琳凯说我愿意啊。


卜凡笑一笑张开手臂,王琳凯跳进他怀里,严丝合缝地抱紧:我觉得我在舞台上会发光,我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卜凡说那舞台下呢,当艺人可不只有舞台上。


王琳凯仰着脸看他,眼睛里后面藏着狡黠:台下有你呀。


13.


卜言终于从美国回来。王琳凯身边的保镖突然间多起来,连他去隔壁商场买鱼丸间隙去个洗手间都有两个人贴身跟着。


王琳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分不清轻重,带点抱怨的口气说他是我哥又不是杀父仇人,你怎么这么紧张。


卜凡只是笑。


卜凡在王琳凯面前会笑,他笑起来很明朗,跟不笑的时完全是两个人。


王琳凯大概就是在他的笑容里一点一点打开自己,也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他长高了一点,但仍旧是瘦,一米七五的身高体重不足一百,卜凡的胳膊比他小腿粗。


卜凡抱着他下楼喝牛奶。他两只胳膊环在卜凡脖子上,额头抵着卜凡太阳穴,嘴里还在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道。


卜凡把牛奶递给他,看着他喝完,第一次松口:出道也不是不行,但你不能哭。


王琳凯说我为什么要哭啊,我开心都来不及。


卜凡说好,开心就好。那等你长到一米七八,就出道。


王琳凯从卜凡身上跳下来,笑嘻嘻原地蹦着摸天花板。


他弹跳力好,原来是可以摸一摸的,但卜凡这里太大了。不光床大,房子也大天花板也高,连洗手间的镜子都比普通人家要高几十厘米。总之什么都是大号的,连卜凡这个人都是,相比之下,王琳凯就显得愈加的弱小无助。


卜凡接了电话出门许久,他才力尽气竭地跑回床上睡觉。


他躺在床上把自己用羽绒被层层包裹起来,被子遮住脸,只露两只眼睛。他眼仁漆黑,眼神干净灵动,闭上眼的时候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扑闪两下,轻柔又体贴地落在两道卧蚕上。


14.


卜凡在早晨六点回来,卷在被子里的人嘴唇微张,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他蹲在床前,想摸摸他头发,却看见自己指腹一点没有清洗干净的污迹,于是收了手凑过去问琳琳你说什么。


回答虽然不甚清楚,但他还是听懂了。我什么时候出道啊。


卜凡给经纪公司的老板打电话,老板问他卜先生你考虑好了吗,虽然各方面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但艺人毕竟是公众人物,不确定因素很多。


他终究还是不敢冒险:让我再想想。


15.


卜姑姑和卜言碰头,递给他一张DNA检验报告。


卜姑姑劝他:你爷爷没几年可活了,你爸爸又不争气,斗不过小凡,但这么个野孩子总不至于对付不了。


卜言说我爸怎么回事,连是不是自己儿子都弄不明白,我走这三年他老年痴呆了啊。


卜姑姑戏演得很足:别这么说自己爸爸,再说他也未必不知道,但是卜凡现在对这孩子的态度就算知道你爸也不会说。


16.


王琳凯他练完舞洗澡换衣服时被卜言的人劫走。


他湿着头发在地下车库里躺了半个晚上,后半夜开始烧起来。


卜言西装革履地来看他,居高临下问他弟弟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带了医生来给你看病。


少年圆润肩膀在强光照射下发着莹白的光,卜言说王医生你先看看他是不是要死啦。


王医生靠近之后站着没动,看着少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卜言把人一脚踹到地上,两个人翻滚在一起,王医生冷眼旁观。


王琳凯眼睛发红,嘴里的话都一点模糊:哥你为什么要这样……


卜言说我可不是你哥,卜振也不是你爸,你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儿不过是他骗爷爷分财产的道具还真把自己当卜家人啦。


王琳凯愣了一下,卜言制住他在他下巴上舔了一口。视线往下瞥见一截形状完美的锁骨,忍不住低头蹭过去。


王琳凯手指都在发抖,卜言手指掐住他的脸端详,满脸不解:卜凡那傻子没碰过你?


少年看向他的眼神懵懵懂懂,卜言邪笑着压上去:他吃斋向佛啦还是走火入魔了?


回答他的是一把异常锐利的手术刀。


17.


卜爷爷把卜家二叔叫过去问话。


卜家二叔态度很差,说卜言还在医院躺着呢,爸爸你有什么话还是等到他情况稳定以后再说吧。


卜爷爷笑:我等得到,我怕你等不到,让自己儿子去搞自己儿子这种事也只有你这个畜生能做出来。


卜家二叔从座位上站起来:不是我让卜言去的。不过爸爸,事到如今我告诉您实话,其实小凯不是我儿子。卜言搞他虽然是一时冲动,但他被逼去国外三年心里委屈有多大我不说您也知道。


卜爷爷说我不知道,他三年前想害堂弟现在又想害自己亲弟弟,跟你一样是个畜生,就算我肯原谅他小凡也不肯。


卜家二叔忍不住跳脚爸爸我说过了小凯不是我儿子,之前的DNA检测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卜爷爷恨他不争气,拐杖把地毯戳得咚咚响:蠢货!!你不相信自己,倒是愿意相信你姐?我问你,你今年是不是刚刚十八岁,是不是还觉得你姐是个省油的灯?蠢货啊蠢货我看你姐孙子都比你聪明。


卜家二叔瞪大眼。


18.


王琳凯觉得只有在跳舞的时候才能忘了卜言的脸卜言的话还有那把手术刀。


那天他一直没哭。后来卜凡出现,卜凡的大衣套在他身上把他从头包到脚。卜凡单手抱着他,他想问问他卜言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真的是个野孩子,是卜振找来骗卜爷爷的道具。


他其实是知道答案的。几个月前有一回他跟卜凡坐在一起看电视,调台时赶上一场烂俗偶像剧,他盯了一会转头问卜凡:表兄妹不可以相爱,那堂兄弟就可以吗?


卜凡沉默了几秒说,我们不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眨眨眼睛还要继续问,卜凡接到卜家姑姑电话立刻出了门。


所以卜言的话是真的。


他眼里有水汽但并没有滑出来。卜凡脸色异常冷峻,单手扣着他后脑,把他脸压在自己肩膀上,声音含着冰碴,十分冷硬:你别哭,你不能哭。


王琳凯说好,我不哭。


没什么可哭得,不过是又回到孤零零一个人的状态。


19.


三年来,卜凡跟卜家二叔第一次心平气和坐下来谈。


卜家二叔说确实是卜言不对,他以为小凯不是他弟弟。


卜凡不说话。卜家二叔接着说,其实也不能全怪卜言,你看他毕竟是长孙,是你堂哥,被你赶走三年,换谁谁心里都有气。


卜凡挑眉看他,卜家二叔鼓足勇气:小凡你看这样好不好,卜言伤好了我让他回美国,再也不回来,这一次你就原谅他,好歹是手足。


卜凡有点不耐烦。卜家这点权势,所有人都想来分一杯羹,更别说老爷子的亲儿子,他讨厌这样没完没了的纠缠,却碍于老爷子还在而不能放开手脚一次处理干净。


卜凡往前倾了倾身,打算一次绝了眼前人念想:二叔,我跟你说件事,姑姑给你的报告其实不假,不过是把我的名字改成了琳琳。


卜二叔嘴巴张得比鸡蛋大,卜凡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是老爷子的亲孙子,跟卜言也不是手足,如果再有下次,他躲到天边都没用你知道吗。


他表情阴鸷肌肉紧绷。卜二叔张着嘴瞪着眼半天都没给出个反应,卜凡站了起来:老爷子没死我还叫你一声二叔,二叔我提醒你一句,你没事别去招惹琳琳,他要是哪天又不开心了,卜家所有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卜二叔浑身僵硬:你你你什么意思?


卜凡说我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他一哭我就想杀人。你们几个,够我杀几回,自个想清楚。


20.


王琳凯哭起来其实很好看,红着眼眶鼻头默默流泪任谁看了都会心动。嘴巴湿漉漉的像是沾了晨间露水,强忍眼泪的模样是人间杀器。


然而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卜凡一定会说,琳琳你别哭,你不能哭。


王琳凯也觉得自己成年了,算是个男人了,男人就要勇敢,就要学会承受,哭当然是不好的。


他后来就再也没哭过了。


21.


虽然卜凡当着他的面跟他说过好几回你不能哭,王琳凯却始终不知道这句话的后半句。


卜凡连半句狠话,都不肯让王琳凯听见。


哪怕这话后面藏着滔天爱意。


.


上 完


.


=================
即使是编故事也不舍得虐,所以没有办法放开了写,后面有一点崩。
计划里还有个甜宠小番外,还有下

评论

热度(462)